云曼旅拍写真Akiki朱若慕第二刊套图54P朱若慕推女神

云曼旅拍写真Akiki朱若慕第二刊套图54P朱若慕推女神

饮食入口即吐,且心中嗢嗢欲吐复不能吐,恶心不已,非少阴寒虚吐也,乃胸中寒实吐也。方有执曰:少阴病而加下利者,不独在经,而亦在藏寒甚而阴盛也。

虽有潮热,而无□满谵语濈濈汗出之证,故不可用承气。伤寒呕多,虽有阳明证,不可攻之。

喻昌曰:此证无外热相错,其为阴寒易明,然既云大汗大下,则阴津亦亡,但此际不得不以救阳为急,阳回方可徐救其阴也。而不名桂枝柴胡汤者,以太阳外证虽未去,而病机已见于少阳里也。

发热而渴,不恶寒者,阳明证也。微喘,发热恶寒,太阳伤寒证也。

今因吐后,内生烦热,是为气液已伤之虚烦,非未经汗下之实烦也。 此篇所谓伏气之病,即四时令气正病,非四时不正之邪,与非常异气之疫邪也。

程应旄曰:初得之四逆,固非热证,亦非深寒,咳悸而或小便不利,既似乎水蓄,腹痛泄利,又似乎寒凝,其中更兼下重一证,得毌气滞在趺阳,而经络失宣通也耶!汪琥曰:四逆散,乃阳邪传变而入阴经,是解传经之邪,非治阴寒也。按此二条,与太阳篇发热头痛脉沉用四逆者同一证。

Leave a Reply